账户注册

战“疫”中执勤的点点滴滴——战“疫”日记(二)

作者:平章 | 更新于2020-03-20 浏览:508 | 回复:12

 我独自一人开着车,穿过杳无人烟的疫情区赶往执勤点,心中感到丝丝恐惧、凄凉,仿佛觉得空气中到处都弥漫着新冠病毒。——题记一

 寒冷的冬天终会过去,春暖花开的日子必将到来。——题记二 


(PS:眼看省考在即,疫情也已是强弩之末,再发此贴似乎有些不务正业。但是要善始善终,我觉得还是应该把这个特殊时期记录下的文字分享给各位在公考之路上的小伙伴们)


(书接上文) 次日更冷,雪是不下了,还出了太阳,但是下雪不冷化雪冷啊。可怜在这样的周日我还得去执勤。昨天我们4人商量着轮岗,一人一天,看起来不错,一周也就值2天。可是轮岗第一天就安排我上,他们都知道今天冷,都不愿来,我也只好勉为其难了,谁让他们都是老同志呢!


我戴上围巾、帽子就上路了,路上上冻了,车不好开,一路上都开得小心翼翼。 我独自一人开着车,穿过杳无人烟的疫情区赶往执勤点,心中感到丝丝恐惧、凄凉,仿佛觉得空气中到处都弥漫着新冠病毒。


到镇政府门口后,门卫居然让我把车停外面,说非本单位内部车不给进。跟他讲了半天说是来给镇政府当志愿者的,又是量体温又是登记才放进。 因为今天单位没有司机来, 停好车,我徒步直奔执勤点,手机导航才找到。原来把车开到镇政府已经跑冤枉路了,镇政府在北,执勤小区在南,而我从南边来时已路过了小区。下次就直接停小区路口。  走到小区用了十几分钟,到那里已经9点半了。今天执勤的是那个物业和一个岁数大的老师,非常时期,旁边学校的老师也要轮流来值班。物业问这问那,话真多,估计把我当成公务员了。


过了一会,那个志愿者来了,他是一个真正的志愿者。为什么这么说呢?因为他是自愿来的。他是应届生,考到省里去了,但是由于疫情没能上班只能家里蹲,而他家就在我们看的小区,所以他主动要求来执勤。自开设这个点以来他每天都来。他可认真得很呢:几乎要每个进出小区的人出示出入证,如果没有就现场给他们办,还给很多人量体温。由于气温低,体温枪罢工,他就把体温枪放在怀里焐热再用,至于焐热后再量的效果那就不得而知了。还真把自己当人民公仆了,精神可嘉,给他点赞。    


中午走回镇政府食堂吃饭,单位派往另一个小区执勤的老同志说帮我拿过饭票了,告诉我打好饭后坐在自己车里吃。这样确实安全些,因为车内就是天然的隔离室,好办法。  


饭后我在车里休息了一会就动身去小区了,居然是第一个到的,有些尴尬。有零星几个人进出也只好硬着头皮问他们可带出入证了,都说带了。一个人把守确实有些战战兢兢的。有个老奶奶拿着塑料板凳颤巍巍地走出小区晒太阳,也不好拦她。好在过了一会物业来了,又过了一阵子一个老师来了,他就是昨天穿军大衣的那位。他说昨天下午下大雪,就剩他和那个志愿者一直顶到5点10分才走,我们走后也就没啥人了,就有2个人回小区。那位志愿者也是够拼的,向他致敬。 


因为是小学附近,所以辅导班很多,居然还有跆拳道馆。那老师说都是无证经营,但能挣到钱。而且教育局拿他们毫无办法,一来检查他们就关门大吉,检查一结束他们又卷土重来,跟你打游击。总不能把辅导班房子拆了吧,反正也是租来的。我问那老师教育局就不能罚他们款吗?他说怎么罚呢?只要教育局一来他们就响应国家号召关门不干了,你总不能把他逼得太狠了吧,他们作为三无人员为了生存也要自谋职业啊,总不能不给人家生存吧!真是“上有政策下有对策”!那老师说艺术方面的辅导班生意都好得很,因为去上的都是成绩好的学生,文化课不用操心,家长就在艺术上给他们投资,有些钢琴老师都是从省城请来的。问那老师小孩在家待了这么久都急死了吧。他说家长都打电话问他们什么时候能开学,说现在已经管不住小孩了。  


学校周边有很多小饭店,可以想象的到平日饭店里人声鼎沸、觥筹交错的情景。当然现在全都关门停业了,那老师说有家面馆生意特好,一碗面10块钱,一天能卖出3000碗,月收入能有个1、20万,这还是那家面馆老板保守的说法。疫情当前,最惨的莫过于这些小饭店老板,生意做不成,年前备的菜,本打算在过年大赚一笔,现在只能眼睁睁地开着这些菜不知所措,估计想死的心都有了。  


东聊西聊,很快就3点多了。奇怪的是,志愿者还没来。物业急了,因为体温枪,登记本,出入证都由志愿者拿着,他不来我们啥工作物品都没有,几个人在门口傻站着也不像把门的啊。物业发起了牢骚:不想来了就跟我们讲一声,把东西带给我们啊,不然领导来检查了看我们什么都没有多不像话!  过了一会,志愿者的妈妈来了,把东西带给了我们,说他儿子中午和爸爸吵了一架,孩子他爸说他傻,干这些事一点用都没有,还扫了小区门口一大片雪把衣服都弄潮了,他儿子被气哭了,所以下午也不来了。他妈说他在学校时也是积极分子,什么事都抢在前头干。物业和老师纷纷表示这孩子真好,思想觉悟高,他爸不该打击他的积极性。趁着没啥事我在小区里转了转,发现小区里种了很多菜,的确是三不管小区啊,种菜都没人管。 总算下班了,走回镇政府,再开车回家。周末两天都贡献给执勤了,这也是最冷的2天,再往后值班天就暖和了。


寒冷的冬天终会过去,春暖花开的日子必将到来。


回到家,母亲告诉我,昨晚爸帮我把车头雪扫了。难怪今早出门开车时发现车头没有雪呢,省去了我扫雪的麻烦。老爸总是默默地帮我做了很多事,却从不说……


某休息日下午转到家附近的操场边上时发现被锯断的那根栏杆已经被人用铁丝缠绕起来了,旁边还贴了张告示,大意是疫情期间操场禁止入内。放眼望去,操场上已空无一人,毫无生气。通往操场的最后一处通道也被封了,人们活动的空间又被压缩了许多。前不久操场的两处门还开着,还有不少人在里面活动,没多久都关了,还贴上了禁止入内的告示。但还有一处被锯断的栏杆可以钻进去,疫情、锁门都阻挡不住人们运动的热情,依然有人钻过栏杆奔向操场,放飞自我,直至操场被完全封闭。  有一男一女先后走到栏杆边上,看到告示后的反应几乎是一样的。男的很气愤:操场不是学校的地方吗,为什么要封闭?女的音调很高:前几天那边的门还能进呢。显然他们都是想去操场活动的人。男的立马打了个电话,问操场怎么也封闭了。然后他自言自语,哦,是上面的意思。


……………………………………………………………………………分割线………………………………………………………………………


执勤最后一天天气不错,心情也不错,毕竟是最后一天班了。开车到小区路口,然后很快就走到小区了,这比把车开到镇政府再走过来近多了,轻车熟路就是好。今早只来了物业,因为市教育局8点半要去学校检查,老师们哪敢怠慢,一大早就去恭候大驾了。上午快下班时一个老师才赶来,说是教育局检查完刚走,教育局问学校月底可能开学,开学的话老师要每天一个口罩,班主任要每天给班上学生量体温。与其这样,还不如不开学。所以老师都认为月底开不了学。 下班后脱下了红袖章放在车头,然后开车去镇政府吃午饭。前面有辆车先驶入镇政府,闸还没放下,我也紧随其后开进来了,门卫立马就叫了起来,我指了指车头的红袖章,门卫就没说啥了。 不得不说镇政府食堂伙食还是不错的,两个荤菜也很实在。  


饭后跑去办公楼后面的土堆上散散步,晒晒太阳,暖洋洋的。还别说土堆还真不小,走了好一会才走遍。接着在车里休息了会就出发了。  车停在路边,下午岁数大的老师和物业已经来了。物业是每天都来,因为这是他的工作。后来学校的会计也来了,大家东扯西拉,很快就4点半了,老师和会计都让我下班了,他们还以为我的车停在镇政府。我就坡下驴,也就撤了。把红袖章给了物业,让他明天转交给同事老D。回家路上,到中石化加了个油,几乎没啥人,很快就加好了。至此,抗“疫”志愿者生涯画上圆满的句号。下周起就要回单位就正常上班了。


(下图在执勤ing)

赞 (18)
  • 红尘初妆
  • geshitu
  • 吃饭睡觉打豆豆
  • 如果云知道
  • 心有灵犀
  • 步知社长
  • 面试北楚
  • 小Ygogo
  • 申论花木君
  • 平常心……
  • 青丶苹果
  • 相约星期二
  • 周退之
  • shirley李
  • 璐熙可
  • 二十一华生
  • buzhi791908
  • 爱就9不爱就8

全部{{count}}个回复

{{ typeChoose }}

其他12个回答

优质皮沙发,等你来抢~

您关注的人还没有进作答哦~

LV.3
平章
从未停止求知的脚步!

标签:

确定取消

联系客服
联系电话
400-000-5784
官方微信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