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户注册

步知公考公益代表--老唐的西藏公益行(爱心连载,圆满完成)

作者:社长北非的盐 | 发表于2017-05-09 浏览:1021 | 回复:6

logo—远方.png


    2017年西藏公益行圆满完成,再次感谢步知公考所有小伙伴的爱心捐助与关心。


D35,六月6日,重庆江津至长沙。


最后1000公里,出发!


D35.jpg


总结:


    2017年西藏之行走访和援助的学校有:贡觉县拉妥学校、罗玛教学点;左贡县下林卡学校、果热教学点、友巴教学点;八宿县中学、然乌镇小学、来古村教学点;山南地区贡嘎县甲竹林镇色朵教学点、甲竹林镇中心学校、东拉乡中心学校;边坝县中学、边坝县边坝镇小学,共计13所学校。
援助的物资衣服(冬天衣服为主)约3000件(套),新鞋子300双,新书包约200个,各类文具、书籍、体育用品、药品等约2万元,发放各类助学金、奖学金、扶助款共计10余万元,麦都公司专项捐赠“步知科普课堂”五套,价值5万元。

    以上物资和资金总价值约55万元。
    共计用时35天,行程约12000公里。同行共四人,克服高原反应、生活条件差、每日奔波、工作任务繁重等困难,与当地老师们配合,组织好了每一地每一次的援助活动。除了在拉萨和昌都休整两天,几乎全在工作和奔波。我负责所有的联系接洽、行程设计、日程安排、安全驾驶、图片记录;石涛负责生活安排、资金保管、物资搬运、装车卸货、安全保卫等工作;刘冰负责物资发放、与小朋友和老师们互动交流、记录家访和走访的文字资料等工作;老吴协助拍摄、装车、搬运、驾驶等工作。“老牦牛”一如既往的稳定,虽然有刹车、轮胎、散热之类的小问题,但都逐一化解。我为我的团队点赞和自豪,也为我多次责备他们而歉疚。
    感谢贡觉县拉妥学校、八宿县中学、八宿然乌镇小学、左贡县下林卡学校、贡嘎县东拉学校、边坝县中学、边坝镇小学等各校老师们的协助和辛勤工作,配合完成所有的援助任务,感谢左贡县住建局、贡嘎县团委、左贡县下林卡乡党委政府、贡觉县拉妥乡党委政府、长沙援藏工作队等单位的大力协助,感谢拉萨、昌都、山南的朋友们的热情接待。
    感谢上百位爱心朋友们的参与和捐助,感谢麦都公司及“步知学院”的捐赠。
    感谢所有关注的朋友们!
    2017年西藏之行,至此圆满结束。


    长沙,我们回来了。


D33,六月4号。芒康至康定。


昨晚在暴雨中翻越拉乌山,又给我一条西藏行车的重要经验:一定不要在雨夜翻越高山。
早餐后赶往雅江,一路上为了打发时间,我们尝试着讨论了一下边沁的“功利主义”和康德……果然路面好像平坦很多。石涛要参加军转干部的考试,好像这个论题对他有帮助。
过巴塘、理塘9点半终于抵达康定。居然又是大雨中翻越折多山抵达……
除了这些赶路的鸡毛蒜皮,最重要的一句话是:“今天真的没什么特别,但也可以去纪念。”


D33.jpg



D32,六月3号。


早上决定从左贡、芒康走。
车上还有一套“步知科普课堂”,想来想去,左贡县的教育硬件基础薄弱,但是教育氛围不错,孩子们渴望学习。左贡离“教育均衡发展”验收估计还要几年,“步知科普课堂”在左贡应当能发挥出最佳效果。于是决定,绕道邦达,回到左贡,完成捐助。
湖南老乡肖卫东在左贡援藏一年半,拜托他选一个类似下林卡的偏远贫困学校,把“步知科普课堂”捐给他们,肖局爽快的答应了。
昌都至左贡260公里,我们中午两点赶到,与肖局一起午餐,并且完成援助。
至此,2017西藏之行的所有援助任务,全部完成。
至于现在……我们堵在如美镇了


D32.jpg



D31,六月2号。


今天昌都休整。上午没有错过总决赛1,中午和好友江措一起吃饭,下午去强巴林寺,在寺院里当了一下午义工……看上去,我有当喇嘛的潜质,已经过了体力审核这一关。


D31.jpg



D30,六月1号。边坝镇小学援助物资发放。


一早,我们赶到距离边坝县城30公里外的边坝镇小学,发放援助物资。
昨天找到了顺风车,把15箱共500公斤物资送到了学校,塔西校长接收了。
边坝镇中心小学,学校去年已经通过了教育均衡验收,校园环境不错,教学硬件设施配套完全。学校共有274个学生,20位老师,其中有两位代课老师(1500元/月)。有4个教学点(学前班~三年级),一般每个教学点有40多个学生左右,最多的一个教学点有71个学生,每个教学点配备了3个老师,其中一个生活老师。最远的教学点离中心校大概30公里左右。
近三年,边坝镇考上高中的有200多人,考上大学的有60多个。以前老师需要下村去抓学生上学,而近几年,乘着教育均衡发展的春风,学校的教学设施逐步完善,教学水平显著提升,考上高中和大学的孩子们越来越多,这也在老百姓群体中产生了积极的示范效应,引起了当地群众教学观念的重大转变。
嘤鸣直捐本次筹集了15件物资,有长沙县一中公益社援助的新鞋子,贺斌友等援助的新鞋子,郑三林老师、蓝欣怡等援助的衣服……已于先期寄送到边坝县城,登增老师接收的,昨晚送到边坝镇学校。
发放物资后,我们告别塔西和老师们,抓紧时间赶往昌都,晚上十点多抵达昌都。


D30.jpg


阿超:
你好。
今天我们从比如至边坝。
我想起,两年多以前,我们曾经一起走过这条道,被虐了无数遍,爬山过坎渡河,200余公里路程,一路惊险不断,直至凌晨三点才抵达边坝——我唯一的一次差点崩溃。
今天,我又带着另外两个学生一个朋友,重走此路。现在的路况,今非昔比,从比如出发,只有50公里左右的土路,其它地方,已经是全程柏油路面。爬5072米的夏拉山时,我想起那个让你心惊胆颤的塌方地段,右轮一沉,泥沙俱落,幸亏后轮发力爬了出来,现在,这里已经修了涵洞,不用再担心这种情况了。我指着一个地方告诉他们:当年,我和阿超在这里拆掉了被崩得四分五裂的底盘防护板;到另外一个地方,我说:我和阿超在这里吃了点简单的中饭,几根牛肉棒,几片饼干,还遇到几个藏族小孩儿,聊了一会;在另外一个地方,我说:当年到这里,天已经黑了,我和阿超抽完了最后一根烟,鼓起勇气继续向前。我记得一个河段,因为修路,我们迫不得已下到河里,抖抖索索地开了过去……爬4998米的嘎的拉山时,天已经全黑,到处修路,我们找不到方向,你打着手电下去找路。
那年,天气不好,一会天晴一会暴雨一会下雪一会冰雹,我们无暇看景,无暇拍照,一心只想安全抵达。今天,风和日丽,天朗气清,雪山雄姿,一览无遗。他们兴奋得拍照、赏景、交流,我想起你,想起我们走过的路。
除了红太狼和可可,做“嘤鸣直捐”慈善,你是和我走过最多路的志愿者。到过几次湘西,来过两次西藏,只有你,和我一起走过川藏南线、川藏北线、青藏线、滇藏线、新藏线,到过拉妥,去过来古,爬过冰川,上过阿里。我们睡过一张床,喝过一壶酒,同过患难,共过生死。我想起,之前我每年进藏,在可以预订房间的地方,你都提前帮我预订房间,一路上跟踪我的行程,尽一切可能提供帮助。我因为有你这样的学生,而深感荣幸。
今年,我又来到西藏;今天,我又来到边坝。谢谢你转来的油费,谢谢你一路的关心与祝福。等我,回长沙,我们师生好好聚聚,喝一杯团圆的酒。
老唐5月31日于边坝


D29.jpg



D28,五月30号。那曲至比如。


今天诸事不顺。
昨晚住的酒店边上是个KTV,闹腾到凌晨四点多。像我这种一有响动就醒的人,无异于整宿折磨。除了老吴,好像都没睡好。
那曲的“脏乱差”和六年前没什么差别,全城到处脏水横流,路面坑洼。我每次来都没留下什么好印象,尤其昨晚的KTV。
晨起检车,发现右后轮胎压不足2.1,仔细一查,找到漏气点,一颗钉子。
绕了半个那曲市区,才找到一家开着的四川补胎店。30块20分钟搞定。找可以加油的加油站有花了半小时……出那曲进G317时候,已经十点多了。
G317远不如G318繁华,所过之处,村庄凋敝,人烟稀少。海拔一般在4500、4600以上。也罕有外地旅游车辆。
中午饭点到了,也无处可以吃饭,大家吃了点花生和饼干。再次出发,却走错了40公里路,一来一回80公里,花了90分钟。真是郁闷至极。
下午四点多,路过比如达木寺,想起里面有骷髅墙,于是带他们去看看,结果……喇嘛说,100块一个人……吓得我们连滚带爬的跑了。我真想给喇嘛们一个建议:我们先参观,钱的话……以后把我摆这,行不?
下午六点多抵达比如,全城都在搞建设,淤泥没膝,一塌糊涂。关键是,没几家旅馆。好不容易找到一家“娜秀大酒店”,328一间,还不讲价。大家一摸口袋,就几文散碎银两。再找,直至50元的民工通铺都看了……最后在没有啥选择的情况下,找了一个干净点的旅馆,没有独立卫生间,没有热水,没有电视、网络、空调……就一张床,猜猜多少钱。——找旅馆居然花了两个小时,走遍全城。
累坏了,不洗洗,也要休息了……


D28.jpg


D27,五月29日。拉萨至那曲。


入藏快一个月了,我们完成贡觉县拉妥学校、左贡县下林卡学校、八宿县然乌镇来古村、拉萨空港新区色朵教学点、贡嘎县东拉乡学校和岗堆贫困生家访等五个点的援助工作,一切顺利。今天开始最后一站——第六站——边坝县的援助行程。
早上,告别熊钢,打包装车,直奔那曲。下午六点抵达。
终于追上实际行程。
过节了,祝我的家人、朋友、创业伙伴、同事、西藏公益行的参与者、关注者、藏族兄弟们,节日快乐,阖家幸福。
老唐在西藏这边有礼了。


D27.jpg


D26,五月28日,拉萨休整。


今天计划休整,熊钢黄铁带我们到曲水县去钓鱼。
恰逢萨嘎达瓦节,我便丢了鱼竿,去拍点照片,不过,没用相机,只有手机图,好像也不错哦。
晚上回到拉萨,路上有台车在后面“滴滴”了两声,我一看,“湘A”牌,嘎嘎,老乡嘛,我也“滴滴”了两声回应。没有太在意。
晚上十点多,一直在山南的老友望明打来电话:老唐,怎么到了贡嘎不联系?我看你延后的微信朋友圈才知道你在色朵、东拉做援助……
他一定要从贡嘎过来看我,说还有老友一起过来,到了一看,原来是21年前就结识的洪健兄,他是这一届长沙援藏干部领队,援藏贡嘎三年……
他说:我在机场高速看到你的皮卡,还按了两声喇叭,不过不知道是你哦……真是“猿粪”呀,在相去长沙数千公里的拉萨相遇。
老友相聚,一直聊到凌晨两点。


D26.jpg


D25,岗堆镇贫困生走访。


第四户家庭在岗堆镇。我们告别东拉乡,穿过羊湖,爬上岗巴拉,赶到岗堆镇。
次仁见才在岗堆镇驻村,孩子就是他推荐的。
这个家庭有四个孩子,爸爸很早就去世了,妈妈去年年底突发脑溢血去世。大哥22岁,一直以来都帮助妈妈照顾家里和弟妹,初中没毕业就辍学了。妈妈去世以后,为了养活弟妹,大哥普布次仁去往了1000多公里外的昌都打工修建寺庙。平时,家里就只能靠二哥(17岁)来照看,为了减轻家庭负担,二哥尼玛次仁最开始辍学出家,后因家庭变故只能还俗回家照看。三弟格桑在实验中学念初三,成绩不错,班级第六名。最小的妹妹白马玉珍(15岁)在县中学念初二,成绩中等。三弟每一个月回家一次,小妹每10天回家一次,每次要花10块钱的交通费。
现当地政府帮助他们申请了低保,但是还没有批下来。大哥非常希望弟妹能够继续学业,无论自己再怎么辛苦都不能让弟妹辍学!
我从基金里拿出湖南农大义卖所得,以及“大头蚂蚁”的配套捐赠,共2000元,交给孩子的舅舅。如果孩子考上高中,明年就继续接上援助。
告别贡嘎的各位朋友,我们回到拉萨。熊钢继续接待……客气了。
我又没图片了,只好把我与部队兵哥哥切磋篮球的图片来凑数。要问我海拔3650米打篮球感觉怎么样……来来来……附耳过来……我我……我……咳咳……让老衲先喘10分钟再说。


D25.5.jpg


东拉乡家访和捐赠(3)


第三户,多吉平措,13岁,五年级。家里共有4个孩子,两个哥哥和一个弟弟。大哥17岁,初中毕业,去拉萨打工。二哥在念初二,弟弟念四年级。爷爷奶奶也生活在一起。家里85只羊,9头牛。
小家伙很喜欢看成龙的电影《城市猎人》、《醉拳》已经看了好多遍啦。很希望自己也能成为功夫明星。
这个家庭,也由来自湖南娄底的“木棉姐妹”援助,本次援助款2000元,衣服一批。刘雅俐、戴艺、杨平平老师,谢谢你们,也拜托你们了。
我们代表“长沙麦都网络有限公司”向东拉乡广嘎中心校捐赠“步知科普课堂”一套,包括笔记本电脑、高清投影仪、音响、幕布、全套科普光盘。扎西校长代表学校表示感谢。
我居然没有图片了……图九是色朵教学点的孩子,拿到捐赠的衣服,马上就换上了。


D25.4.jpg



D25,五月27号。东拉家访2。


第二户,扎西次旦,13岁,五年级。弟弟桑杰次仁12岁,四年级,妹妹丹增色增8岁,二年级。爸爸已去世,妈妈41岁,平时,妈妈帮别人盖房子赚钱养家,非常辛苦。家里养了35只羊,在当地算是最少的了。次旦放学回来后也需要帮妈妈放羊,真是一个小小男子汉。次旦学习成绩很好,是班里的班长。他骄傲的告诉我说,班里同学都非常听他的话,他已经成为了老师的得力小助手啦!次旦很喜欢上英语课,不过因为学校师资力量的紧缺,尤其是英语老师,所以,英语的教学水平堪忧。
次旦是个非常懂事,很讨人喜欢的孩子,不过看到他还有他的家庭情况,我很为他的将来忧心忡忡,他是家里的老大,只有妈妈,又还有弟妹,我很担心他会因要照顾家庭而辍学。我问他长大想干什么,他毫不犹豫的说长大了要帮妈妈顾家顾弟妹。我问他,那怎么样才能帮妈妈的忙呢,他想了想,说“我要认真读书,长大了当宇航员,那样妈妈就可以不用那么辛苦啦!”
援助人木棉姐妹委托我们带来了2000元的捐款,还亲笔写了一封信,鼓励孩子好好读书。(以上为刘冰老师负责交流和记录)
图7为上次红太狼家访时与小孩拍的照片,图8为当时恶劣的冰雹天气。


D25.3.jpg


D25,五月27号


今天的任务是落实上次来调查的东拉乡广嘎中心校的贫困生援助,以及向广嘎中心校捐赠“步知科普课堂”。
8点半,央宗和欧阳年年过来接我们,便直奔东拉乡。
路过羊湖,还是那么漂亮,每次来都不一样。
中心校的校长普布扎西在等我们,稍事休息,便去第一个孩子家。
第一户,洛桑边旦,13岁,在广嘎中心校读五年级,妈妈已经去世,爸爸带着他和两个哥哥一起生活,大哥17岁,初中毕业,因为家里没有劳力,只能放弃读书,回家帮衬爸爸。二哥贡嘎县读初一,成绩也不错。家里的收入依靠政府低保。
援助人杨学委托我们带了2000元资助款和一小箱文具,书籍。
图七是上次过来咯给两兄弟拍的合影。图八是上次过来,红太狼一起家访调查。


D25.2.jpg



D24,五月26日。色朵援助。


一早,我们到军区训练基地体验军队生活,观摩官兵训练。中午,熊钢和一众长沙老乡又把我们好好招待一番。脸皮厚如我,也觉得不好意思了。


下午三点多抵达贡嘎县政府,团委干部央宗和欧阳等候多时,便一起前往色朵教学点。
比起上次过来,去色朵的路修好了,不过,风云变幻,一时间暴雨如注,我们在风雨中抵达色朵。
教学点20个孩子,今天到了19个,一个病假。这个教学点主要是由湖南农大社保协会负责对接援助,本次有20个新书包、20双新运动鞋、60件衣服、文具和体育用品一箱。农大学生还写了很多信,带来很多明信片、照片。湖南农大刘冰教授负责色朵教学点的援助工作,她和小盆友们互动很多,介绍了湖南农大,介绍这次活动,鼓励小盆友们好好学习,赠送礼物,发放物资。大学生村官洛珠、中心校的一位老师、教学点老师协助我们一起发放物资。为了匹配孩子们的鞋码,我们把朱丽蓉、贺斌友、“风之女”捐赠的新鞋子混合在一起。
捐助搞完,合影留念。我们又去了中心校,贡嘎已经搞完了“教育均衡”验收,硬件条件还是可以。
晚上,团委次仁见才书记和边巴次仁高规格接待我们,我的脸皮如此之厚,也禁不住红了一红。
早晚各红一次,这也叫“首尾呼应”吧。


D19~D20,五月21~22号,来古家访


D19,五月21号,来古家访。
      今天是藏历25号,全村人都不去挖虫草,这对我们家访来说,可是天赐良机。虽然前天在八宿县中学看了就读的17个孩子,但是,并没有跟家长见面,还没有把援助款和物资落实。我的原则是,每年来一次,一定要跟孩子见面,一定要跟家长见面,一定要婆婆妈妈地把我们理念说了一遍又一遍。
      早就跟次多约好了,今天他陪同我们家访,不过,一天要全部完成,仍然是非常难的任务,毕竟,孩子们散居村落各地,道路崎岖,海拔很高。
      什么也难不住次多,他一声吆喝,身边瞬间围了几台摩托车,我们开始了西藏家访的另外一种方式:摩托家访。较之于下林卡的骑马、拉妥的徒步,这个更有挑战性了。石涛同学表现不错,自己骑一个摩托车,在山路上蹦蹦跳跳,我、老吴、刘冰都是搭乘藏民们的摩托车。
      我们的分工是这样的,我负责与家长交谈,次多、次仁欧珠等负责翻译,刘冰负责文字记录和拍照,老吴负责拍照。由于数据交换的关系,老吴的照片资料还没有到我这里,以下公布的照片,都是刘冰的手机拍照。
      昨天已经去了次仁俊美(唐畅持续援助长达6年)和达瓦(王国明持续援助长达5年),今天就从第三户开始记录,而实际上,第三户和第四户都是20号晚上去的,也一并记录在今天。

    ……


D19.jpg


D18,五月20号。来古家访。


大部分来古村民们都去挖虫草了,孩子们不是在八宿县中学,就是在然乌小学读书,今天家访只有两户,比较轻松。不过在来古家访,上坡下坡,高海拔也不容易。
两户分别是次仁俊美和达瓦家。次仁和达瓦家去年虫草收入都有一万多,300多根。达瓦家在修房子,借住在俊美家。俊美家的房子也是刚刚完工不久,总共花费了十来万,政府补贴了5万。
俊美爸爸(36岁)似乎对俊美在学校的情况不太了解。家里有两个孩子,妹妹丹增卓玛在然乌读三年级。家庭收入主要依靠挖虫草和政府补助。家里还有一点地种植青稞,收成勉强能保证一年的口粮。
达瓦妈妈(43岁),家里有三个孩子,达瓦的哥哥有先天腿疾,无法行动,生活基本无法自理,政府一年给予了600元的补助。姐姐已出嫁。
援助次仁俊美的是唐畅,这次委托我带来了一个阿迪达斯的书包,1500元援助款。我和两个孩子的家长交流,无一例外的表达我们的理念,每年说一次,他们应当能懂了图七是次仁俊美家才建好的房子;图九是刘冰同学和石涛同学实在走不动了,气喘如牛。
谢谢卓玛陪同家访和翻译。


D18.jpg



D17,五月19日。八宿至来古。


八宿县中学龚校长、赵副校长、斯郎副校长、益西老师招待我们吃午饭,恭敬不如从命了。饭毕,作别诸友,打马直奔来古,下午五点左右抵达。
以下为放毒时间,手机照片,馋死你们……


D17.4.jpg


可爱的小伙伴们~


D17.3.jpg


D17.2.jpg



D17,五月19号。八宿县中学。


昨晚抵达八宿较早,住店吃饭,一看还有时间,去了八宿县中学,找到益西丹增老师了解情况先。
与益西丹增老师相识于2013年,那时益西在来古教学点任教,协助我完成当年来古的援助。
拜托益西老师把来古学生情况做了统计,有17个在八宿县中学就读,7~9年级不等。原来援助的2、30个孩子,已经有3个辍学了,青美次仁、洛松达瓦、宾巴。
今天10点多,又到了八宿县中学,益西把孩子们召集到一个教室里,我和孩子们见了面,长高长大好多了,不过都能叫上名字,孩子们都认识我,直呼“老唐” (待续)


D17.jpg



D16,五月18号,田妥寺。


今天不紧张,就是从左贡到八宿,约190公里。今天算是开始第三站的工作:来古村“一对一援助”。
路过田妥寺,2015年在田妥寺待了一天,结识了几个小喇嘛。本来没想着去,后来一想,老吴难得来一次,让他见识一下最本色的藏传佛教,对他的艺术生涯和艺术创作不是件坏事。于是,掉头去了田妥寺。
喇嘛们正在辩经,热火朝天,手舞足蹈,我们没敢打搅,在辩经院外静静等待。
喇嘛们辩经鱼贯而出,我们一下子掉入红色的海洋,他们热情的和我打招呼,正好碰上上次结识喇嘛,他还认识我,抱着我就往寺院里拖 告别诸僧,打马直奔八宿,过业拉山72拐,怒江大桥,晚上6点抵达八宿。


D16.jpg



D15,五月17号。下林卡至左贡。


今天是离开的日子。
一早,达瓦老师安排我们吃了早饭,收拾行装。老师们献上哈达,握手、拥抱,惜别和祝福的话,说了一遍又一遍。合影留念,希望这温情永驻心间。刘冰同学泪流满面……
同学们排队站在山坡上,与我们挥手作别。
达瓦和斯郎送我们到乡政府门口,再次拥抱,达瓦说:“唐老师,你永远是我们下林卡的一员……”
达瓦老师,下林卡的老师们,同学们,我会再来的,等我们哦。
路上走走停停,到处修路,不过这是件好事,明年过来,也许都通了铺装公路。
路上堵车三次,堵了6、7个小时,终于在晚上九点通车。一路狂奔,晚上十点半,到达左贡,花了14个小时,累惨了。


D15.jpg


D14,五月16号。下林卡学校老师慰问。


上次来下林卡,我们为老师们设立了一万元的奖教资金。这次来,预计给家庭贫困的老师解决一点实际困难。千万不要告诉我,老师们的工资很高,老师们的贫困问题,应当由国家财政负担解决。
白玛斯郎,36岁,下林卡中心校老师,不过,斯郎是公益性岗位(不是很了解的这个名词的,可以百度之),并不带有常说的公办教师“编制”。斯郎老师是下林卡本地人,初中毕业后考了中专去学藏医,后来回来了,转行当老师,教藏语和语文。斯郎的学历停留在初中毕业,目前在读函授大专。他1999年开始担任代课老师,2015年转为公益性教师。工资由原有的1400元/月提高至1600元/月,一年有900元的电话补助,这个收入跟正式公办教师比,有很大的差距。教育局每年会有中层干部津贴和班主任津贴,由学校自行支配,这部分对公益老师和正式老师是一视同仁的。此外,公益性教师相较代课老师来说稍有保障,有购买养老和医疗保险,满15年可以退休,从转为公益性教师开始计算。顺便说一句,友巴村的多多扎西老师,就是代课老师身份,没有任何保障,虽然多多扎西也当了20年代课老师,因为超龄(40岁以上),已经失去了转为公益性岗位的条件。
斯郎老师家里有3个孩子,老二斯郎巴宗在昌都读初一惠民班(这个孩子由麦都员工柳向春“一对一”援助),最大的孩子在左贡县读六年级,最小的孩子一岁多,奶奶前不久刚去世。家庭收入完全依靠斯郎老师在学校的微薄的工资。因人手不够,虫草季也无法去挖虫草贴补家用。家里住的是几十年前的老房子,破败不堪,白玛老师有想重新翻修,但因为经济、时间等方面的原因,迟迟未动。
我的小兄弟向春一直在帮助斯郎巴宗,但孩子在县城上学,我们没有见到,我把向春委托我从长沙带来的礼物转交给白玛斯郎老师,一个新书包,两双新运动鞋,一个新的保温水壶,一件毛衣,一封亲笔信。
我从“嘤鸣直捐”基金里挤出1000元,麦都的“步知远方科普课堂”补贴1000元放映费,作为对老师的援助补贴。
我想起原来左贡县教育局的苏欣局长跟我聊天时说:一个好老师可以造福一方人十几年甚至几十年,可以影响一个孩子的一生,唐老师,有机会的话,也帮帮他们吧。
向我的老师兄弟致敬。


D14.2.jpg


D14,五月16日,今天还完成了几件事:

1、下林卡学校老师慰问;

2、奖学金交付仪式;

3、接收小朋友写给爱心人士的信;

4、到乡政府与乡长书记派出所领导等聚餐。


1、图123是去慰问老师。
斯朗伦珠,中心校老师(公益性,40岁以内),1996年到中心校当代课老师,2015年转为公益性老师。在甲巴村教学点代课多年。
家里有一个孩子,9岁,3年级。老师的妻子在学校做临时工,1400元/月。
学校会想方设法给教学点的代课老师和公益性老师分发一些米面油等物资。
2、图45是捐赠10000元奖学金。达瓦校长和卓嘎老师代表学校接收。
3、图6是小盆友过来送信,给罗艺老师的,一共收到5封信。
4、图7是斯郎老师破陋的房子外面,一个破了的盆里栽了一朵盛开的花,生活就是这样,永远不要失去希望,永远不要失去对真善美的追求。
5、图89是去乡政府聚餐的路上……


D14.1.jpg


D13,五月15号。果热村至友巴村。


 晚上并没有睡好,马帮的七匹马就在院子里,马铃声叮叮咚咚一晚上没停,主人家的藏狗看到这么多外人,也很兴奋。马帮兄弟凌晨上来拖床垫、被子,差点被踩到了。土坯墙也不时掉下小石子砸着头。像我这等睡眠很浅的人,对付各种声音是件困难的事情。
 老吴起得比较早,天蒙蒙亮就起来作画。在主人家吃了一碗面,我们便整理行装前往友巴村。
 去友巴村有公路,这条公路通往中林卡乡,马帮就派不上用场了,摩托车发挥了作用。我们先从山上徒步往下走到江边,几乎垂直的坡道,刘冰同学几乎是被马帮兄弟和石涛同学架下来的。再过一个晃悠悠的悬索便桥,单向单人通行,离江面约50米高,江风一吹,悬索吊桥在空中飘啊飘,这对石涛同学又是个考验。
 总算都安全过了桥,达瓦老师安排了两辆摩托车,一批一批地接力往山上送……其实,相比于藏族朋友在山路上风驰电掣的摩托车,我更愿意骑马一些。
 上午11点左右,到了友巴村。
 友巴村共有80户,500多人,有41个孩子在教学点上学,学前班12个,一年级11个,二年级13个,三年级5个。多多拉加老师(男,40多岁),与果热村教学点那位老师一样,只教藏语和数学,教龄20多年,曾经县教育局多次辞退他,但是因没有足够的补充教师,所以反复多次又把他请来给孩子们代课。平时,因为教学点不通电,拉加老师会组织孩子们轮流到自己家和村民家里上课和补习。老师家今年正在盖新房,安居工程补贴了28000,但是仍然是杯水车薪。
 对于教学点的村长很希望能多派几个老师过来,但是中心校本身师资力量不足,无法实现。达瓦校长经常会采取一些“小技巧”诱惑家长们直接把孩子们送到中心校上学,不留在教学点(比如把政府每年分发的物资直接拉到村里派发,包括4袋大米,3袋面粉,4桶清油,并许诺家长们孩子到校后的衣物都由学校解决等)且中心校也面临搬迁了,搬迁后友巴村的教学点可能会拆掉合并进中心校。那孩子们需要到更远的新校址寄宿上学,村长对此表示很担忧。因为地理位置的关系,友巴村的村民一般会选择去中林卡乡,如果中心校搬迁,教学点拆并,那么孩子们其实去中林卡中心学校更为便利,但这需要下林卡乡和中林卡乡的有关部门进行协调才有可能。
 因为该村的土地面积比较大,当地村民的经济来源主要依靠种植青稞、玉米等,虫草季也会有一定的虫草收入,大约5000~20000不等。当地驻村工作队在计划利用空地带领老百姓种植核桃。不过,一直以来,该村村民面临大骨节病的困扰,这也刺激了村民对合作医疗的参保积极性。
 该村家长们的教育观念相较下林卡乡其他地方比较薄弱,有些家庭会刻意隐瞒自己家的适龄儿童,老师们经常需要明查暗访家里是否有适龄孩子要上学。达瓦校长经常苦口婆心的劝说那些不愿意让孩子上学或中途辍学的家庭的父母一定要让孩子上学,摆事实讲道理,可是收效甚微。另一方面,这些现象反映出在人口信息登记管理以及义务教育方面的工作方面,还有相当长的路要走。
 在经济不发达,信息闭塞,观念相对落后的地方,当地政府往往需要扮演更为重要的角色,至少对于要让辍学的孩子们返学一事,很可能学校校长和老师无数次的上门劝说,也抵不过当地政府一两次的谈话。不过归根结底,观念的转变还是第一位的,可是这可能仍然需要很长的时间。
 听说达瓦过来了,一个家长过来找达瓦,想让自己的女儿到教学点工作。达瓦说,这个家长的孩子在中心校六年级毕业,家长不让去县中学上学,让孩子辍学在家,本来就没有尽到家长义务,现在孩子连初中都没有读,又跑来哭穷说家庭困难,要让孩子当代课老师,这怎么能行?达瓦拒绝了这个家长。
 我跟吴量说,让他去找一下副乡长洛松(友巴是洛松的联系点),做一做工作,让这个父亲继续送孩子去县中学上学,辍学时间不长,还可以想办法,毕竟这对孩子来说是辈子的事情。
 我们在教学点搞完物资发放,便去了拉加老师家里吃饭,和村长、拉加一起交流了一些情况。三点多,我们又搭乘摩托车回到吊桥边,与马帮兄弟汇合,晃了四个小时,休息了三轮,终于在晚上7点半安全回到了下林卡中心校,结束了两天36小时的教学点访察工作,也结束了远离现代网络社会的时间。


D13.jpg


D12,五月14号。下林卡中心校至果热村教学点。


 吃过早饭,我们出发去果热村教学点。达瓦叫来了马帮兄弟,带了7匹骡马过来,分别运载物资和人。乡政府安排了干部吴量(湖南老乡,益阳人)陪同,加上我们四个和达瓦老师,一行七人朝果热村出发。
 路不好走,怒江绝壁上的一条羊肠小道,宽不盈尺,滔滔江水,在绝壁下奔腾不息。江面离小道高差约50-200米不等,走在道上,心惊肉跳。石涛、刘冰、老吴都是头次骑马在茶马古道上颠簸,但是表现都还不错。我倒是骑了几次,经验比较丰富了。石涛有恐高症,一直拧着身子。
 路上休息了两轮,在背阴处吃点干粮,抽两支烟,终于在下午2点左右,走到了果热村。
果热有64户,460人,24个孩子在教学点上学,分别是学前班至三年级,有一个代课老师(1400元/月),已在此工作5年,只教藏文和数学。老师初中毕业,会一点汉语。教学点没有配套公用经费,没有电。麦都公司的步知远方学院原打算援助的一套“步知远方科普课堂”(包括笔记本电脑、投影仪、音响等设备),因为没有电,也只能就此作罢。此外,教学点所有的课桌、黑板等都是由中心校分发,再委托马帮运送过来。因为条件实在太艰苦,中心校公派的老师都不愿意下来。达瓦校长为了提高教学点的教育质量,决定不久之后就开始实施中心校老师轮流下教学点上课的办法。期中期末考试的时候,由中心校老师出卷带下来考试,再拿回中心校批改评分!四年级后,教学点的孩子们必须到中心校读书寄宿,但是因为前三年教育水平和资源的有限,中心校须要额外组织教学点的孩子们补课,以期帮助孩子们赶上学习进度。
 达瓦校长很希望能把教学点合并到中心校去,但是村里面大部分的家长都不愿把孩子送到中心校,一是因为孩子太小家长们不放心,二是因为路途实在太遥远,也太危险。我们骑马从早上八点半出发,到下午一点半才赶到,连我们大人们都觉得途中辛苦不堪,艰险重重,简直很难想象,如果是五六岁的孩子们,要走这么远的路上学或回家,谁能保证不发生任何意外?
 村民最主要的经济来源就是种青稞、挖虫草,运气好的话,虫草季个别家庭能卖到近2万,一般就是四五千的样子,也有个别家庭养牦牛。村里还没有通电,国家电网的电杆和电线已经基本建设好,但是始终还没有通电,大部分家庭都是装个太阳能电池板。村里也没有网络,少数家庭里有个固定电话机。后来,搞了十年无线电路由器的老吴告诉我们,这是用一种比较复杂的办法,用无线转接有线的办法实现的通信。由于没有信号,我们跟外界失去了联系。
 村里培养了两个大学生,一个还在读,一个已经大学毕业去了东坝当老师。达瓦校长曾跟去东坝当老师的这位大学生恳谈,希望他能回到家乡,回到下林卡当老师,但是他不愿意,选择去了条件较好的东坝。在我们来到下林卡和教学点之前,如果听到这个故事的时候,我也许会用所谓的“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的道德标准去评判,甚至可能还会给他扣上一个“忘恩负义”的帽子。可是,当我们亲眼看到了下林卡中心校和教学点差到你无法想象的办学条件,亲身感受到了老师们日常工作和生活上的万般艰辛,我只能说,这绝不是一个我们歌里唱的“我生在一个小山村,那里有我的父老乡亲,胡子里长满故事,谈笑中流着乡音”般的温情画面!避苦求乐乃人性始然,无可厚非,谁都有追求更好生活的权利,他的决定也许是意料之外,却是在情理之中!道德审判对任何人来说,都是轻而易举,但是设身处地,谁又能说自己会做得更出色?
 我们在教学点发放了物资,孩子们都很高兴,达瓦说,从来没有人在教学点发放过这类物资,这个教学点也没有外人来过,包括各级领导。我们在简陋的教室里与村长、代课老师、达瓦等交谈了一个多小时,我有一种深深的无力感,我不知道,自己能够做什么,做什么才有意义、有价值。
 住地是在一个藏民家里,我们一堆人过来借宿,主人把我们安排在房顶上,没门没窗,地上铺一块塑料布,在上面摆个藏族常见的坐垫,每人发一床被子,这就是今天的宿舍了。我倒是见怪不怪了,上次来下林卡时晚上借宿觉巴村,次加、肖巍、我,还有学校的三个女老师,也是这样在房顶上一字排开,露宿一晚。
 好吧,都这样了,还能咋样?


D12.2.jpg


36小时后,终于安全回到了有手机信号的现代文明,容我吃个58年的馒头压压惊[捂脸]……其他情况,老衲缓口气再说……


D12.jpg


D11,五月13号。下林卡学校(3)。


下午组织了物资、助学金、奖学金发放仪式。

总物资清单如下:
新书包101个,新运动鞋90双,文具3箱,药品1箱,衣物(新旧都有)30箱共930件。

笔记本电脑投影音响教学设备1套。
助学金每生500元,24名,共12000元;

奖学金每个年级前三名,共18个孩子,每人500元共计9000元;

大学生奖励1000元每人,共3000元;

教师扶助金2000元(有一位特困老师)。
谢谢麦都步知远方学院,谢谢各位爱心人士捐助物资、资金,谢谢下林卡老师们精心组织,谢谢乡党委书记讲话……


D11.3.jpg


下载附件D11.3(大图).rar


D11,五月13号。下林卡学校(2)。


1、早读。

23、早餐。

4、自己动手做乐器。

5兄弟围观。

6、课间游戏。

7、姐妹情深(扎头发)。

8、上课。

9、锅庄(课间操)。


下林卡同学们的日常。


D11.2.jpg


下载附件D11.2(大图).rar


D11,五月13号。下林卡学校。


我只愿蓬勃生活在此时此刻,无所谓去哪,无所谓见谁,那些我将要去的地方,都是我从未谋面的故乡;那些我将要见的人,都会成为我的朋友。我不能选择怎么生,怎么死,但我能决定怎么爱,怎么活。——《黄金时代》
下林卡学校早读。


D11.1.jpg


下载附件D11.1(大图).rar


D10,五月12号,左贡至下林卡。163公里。


下林卡通了公路,不再需要肩扛马驼的运送物资,我们去下林卡,也不要胆战心惊的坐在马背上,在茶马古道上颠几个小时到学校,甚是可喜——可以预计,下林卡将迎来全面发展的历史时刻。
路通了,政府给学校发了一台皮卡车,达瓦一早开车来宾馆和我们汇合。好嘞,打马上山,粗发!
从县城到扎玉镇,一半左右已经是柏油路,即使是土路,路面也拓宽了,路肩硬实了。湖南怀化老乡蒲方宾在扎玉镇驻村,的知我过来,早早在路边等候,一定要请我们吃饭……居然忘了拍个照片留个念。
过了扎玉,到觉巴村,再到学校所在地古巴村,路面和上次来没有大的改善,只是换成开车,不是骑马了。
下午五点左右,我们终于到了下林卡学校,车子一直开到校内“聚义厅”。
呵呵,差不多一天,163公里。[捂脸]


D10.jpg


下载附件D10(大图).rar



D9,五月11号,贡觉至左贡,360公里。


都没有高反,大家休息不错,睡眠很浅的我也睡个好觉。早上草草吃点东西就上路了,虽然只有360公里,高德说要10个小时,我预计要比这个多。
没有什么停留,一路翻山。色拉山、拉乌山、觉巴山……越来越高,最终爬上5130米的东达山。虽然我是第五次爬上东达山,还是有点兴奋,要知道,这很可能是“老牦牛”的收山之作。
刚出拉妥,遇到藏族朋友要搭车,一个老人50多岁,年轻人30岁左右,抱着个3岁左右的小女孩。车上很挤了,但是老人家看上去很急,我的藏语仅限于打乱港……总算弄明白他们要去昂多乡。石涛和老吴帮他们把行李绑到后箱,老人带着孩子挤到后座,把他们送到昂多。
一路上的景色自然不必说,就是开车累坏了,居然汗湿了好几次。
柱子哥还在芒康,一直等着我们吃午饭。亦师亦友,夫复何求?晚上7点半,到了左贡,住老朋友肖巍妈妈开的鸿巍宾馆,虽然条件不是最好,但是热情依旧。
左贡县海拔3000多,天气不好,也是雨雪交加。希望明天好转。
谢谢朋友们的关注,一路奔波,留言没有一一回复,非常抱歉。回到长沙,向朋友们敬献哈达致谢。



D9.jpg


下载附件D9(大图).rar


D8,五月十号。贡觉县城。


每个人,只会对自己经历过的生活有深刻的体会和理解,在心理学上称为“自我参照效应”。
我也很难解释我与拉妥学校的老师们的情感,虽然一年只有一次,每次就几天时间,但是彼此之间却像兄弟一样。每次离开拉妥的兄弟姐妹,我都非常伤感。
今天是分别的日子,琼拉和普布下午早早把我们接到林卡,丹增夫妇、阿旺夫妇、鸭子和女盆友老师一起过林卡。
啤酒喝了一轮又一轮,游戏玩了一个又一个,藏歌唱了一曲又一曲,普布的兄弟过来敬酒一拨又一拨……从下午两点至晚上八点,好像生活会一直这样。然而,分别的时间一点一点逼近。
献哈达,点头礼,拥抱……祝福的话一遍又一遍。在普布送我们到酒店下车再次紧紧拥抱的一刹那,我们俩都没有忍住眼泪。
我的好兄弟们,拉妥草原的孩子们,明天一早,我们就要去往下一站,今年,我们就此别过,谢谢你们简单淳朴又纯粹的爱,这是我人生最大的财富之一。
加油,我们约好,明年,拉妥草原见。


D8.jpg


下载附件D8(大图).rar


D7,五月九号,拉妥乡罗玛教学点。


今天赶到40多公里外的罗玛教学点发放物资、助学金、奖学金。我们受到孩子们热情的欢迎,又挂了一脖子的哈达。教学点有35个孩子,三个老师,其中一个是代课老师,1500元一个月。
刘冰教授看上去带小学生比研究生更有优势,带着孩子们跳起舞来。物资和助学金、奖学金都现场发放。孩子们拿到物资,别提多高兴了。
阳光真好。
下午赶到贡觉县城,海拔一下子降到3800左右,大家状态都有恢复。我趁机狂睡2小时。


D7.2.jpg




D7,五月九号。拉妥。


麦都公司特别设立步知远方学院,为藏区的小朋友打开一片知识的天空。步知远方科普课堂,包括了笔记本电脑、高清投影仪、数十套自然科学科普碟片,并且为放映的老师提供1000元的工作津贴。
第一个步知远方学院科普课堂,在拉妥学校设立。



D7.1.jpg


D6,五月八号。达莫寺。


达莫寺的堪布算是多年好友了,每年来拉妥,堪布都要以最高礼节接待。今年,他仍然延请我们去他的家里、寺庙经堂、大殿做客。
虽然我非常想和堪布交流些深层次的问题,请教这佛法,不过看上去需要时间,今天不合适了。
堪布比我小两岁,在佛学院修习佛法十多年。回到拉妥,一砖一瓦把一个简陋的小寺院建设成拉妥4300民众的精神家园,他的一辈子,都在拉妥,都在佛的世界里。
堪布向我们表示感谢,他说,这就是佛之行为……真不敢当。

堪布赠送给我们一些藏香,还有释迦摩尼佛,现场颂佛开光。

我想,我应当把这些赠送给这么多年来参与、支持、关注我们的朋友们。


D6.2.jpg


D6,五月八号。拉妥牧场家访。


今天状态不好。我的睡眠浅,一点响动就醒了,而且没法再睡,这是个大问题。连续两天没睡好,加上昨天走访任务很重,早上起来头痛欲裂。丹增说我眼睛肿的吓人,布满血丝。
石涛状态稍微好转,五大三粗的东北汉子老吴还没恢复,刘冰同学还是活蹦乱跳。我早饭中饭都没吃,吃点药睡下,但是仍然没有睡眠质量。
下午三点多,挣扎着起来,状态好点了,我们出发去牧场家访。老吴仍然在学校休息,丹增和鸭子老师陪同家访。
8个孩子的家庭,有三个在上学。40多头牦牛,40多只羊,两匹马,4只牧羊犬,是这个家里全部财产。男主人46岁,女主人50岁。
明天去40公里外的罗玛教学点。希望大家都能恢复。


D6.jpg


拉妥(4)


第十户,白玛久美,四年级。母女两人一起生活,妈妈四十多岁,担任当地护林员。小久美左耳完全失聪,右耳能听到一点。

大学生家庭1,索朗巴姆,目前在西藏大学就读大二,农作物专业,学制三年。毕业后打算考公务员。腼腆的弟弟读初二,成绩还不错!家里有一台拖拉机,平时爸爸靠开拖拉机赚取生活费。

大学生家庭2,扎西拥措(女),在江西南昌理工大学读大二。弟弟初中毕业,在当地邮政部门做临时工。家里最小的孩子也已读四年级。家里有一辆货车,爸爸平时开车拉货赚钱养家。

走到月出西山,结束了家访。老吴走了一半,倒了,回去休息,晚上一直在吐,不知道他能坚持到什么程度。石涛坚持走完,吃了两口饭,也早早倒下。刘冰同学坚持走完每一户,记录了所有资料,还用她无与伦比的亲和力,和每个孩子交朋友,连琼拉、丹增、普布都竖起大拇指。

我们这样做,有意义吗?


D5.4.jpg


从下午两点半,我们开始在拉妥的家访。


我、刘冰、石涛、老吴全员上阵,都安排有任务。琼拉、丹增、普布、洛次等老师陪同一起。我们一共在4300米的海拔走了10000多步,走访了12户家庭,其中贫困户10个,大学生家庭两个。刘冰同学负责记录家访情况,详细周全,现将情况公布如下。

第一户,贡布顿堆,五年级,家里三个孩子,还有一个弟弟在读学前班。家里无牧场,收入靠打零工和挖虫草。虽困难但家中对教育还是非常看重的。

第二户,罗布宗布,三年级。母子二人相依为命,依靠国家低保维持基本生活,是整个拉妥最贫困的家庭。平时,学校里有剩余的食物、会送给他。妈妈身体很不好,有非常严重的关节炎,无法蹲起。小朋友对学习的热情和积极性受到较大影响。

第三户,次巴贡布,四年级,成绩中等。去年父母离婚,爸爸带着哥哥离开了家,家里还有一个已成年发大儿子。家里有三四头牦牛,妈妈是四村妇联主任,一年有5000左右的工资收入,其余收入依靠挖虫草。去年挖了80多根虫草,品质不好,只能买20-30块一根。

第四户,土登,四年级,学习成绩中等。家里有三个孩子,大女儿已出嫁,大儿子初中毕业未念高中。爸爸去年去世,妈妈是另外一个村的妇联主任,家里有四头牦牛。

第五户,扎西曲珍,三年级,学习中等偏上。母女两人一起生活,有低保。妈妈身体还不错,可以到当地工地打零工赚一点生活费。

第六户,仁青罗布(男),一年级。家里还有两个弟弟,爸爸久美巴登担任一村村长,一年有5000左右的工资收入,村长由村民推选,一般三年换一次。家里有一匹马和一只羊。

第七户,仁增曲珍,二年级。家里一共有四个小朋友(三女一男)。2014年老唐第一次到她家,为她拍了一张特写,大大的眼睛,美丽又灵动,“小周迅”的称号由此而来。爸爸外出打工养家,有低保,一年2500元/人。当地还是有很强的传宗接代的观念,计划生育政策基本上对当地牧民没有作用。

第八户,次成巴姆(女),一年级。三个小孩,两女一男。全家一共有8个人(祖父母+父母+3个孩子+1个兄弟),7个有低保(低保有分ABC类)。 因为宗教信仰和文化传承等因素,一大家子生活在一起。爸爸表示不管生活怎样艰难,都非常愿意把孩子送到学校读书,让他们学知识有文化。

第九户,根松巴姆,13岁,五年级。小姑娘学习成绩很好,悄悄告诉我说将来还要去读大学哦。家中还有三个小孩,一个妹妹和一个弟弟。低保家庭,孩子爸爸打零工。

(未完待续)


D5.3.jpg


D5,拉妥(2)


老师们组织今天上午的捐助仪式。横幅挂起来,孩子们的锅庄跳起来,家长们也到了,乡上党委书记、乡长也来了。
活动由学校琼拉校长主持,党委书记讲话,大村长讲话,我也啰嗦了几句……助学金发放16600元,奖学金和特困生扶助金下午走访时在发放。
拉妥的物资也在发放完助学金后发放。石涛、刘冰也承担发放助学金的任务。
他们的高反基本恢复。下午牧场家访,希望能顺利完成。


D5.2(西藏公益行).jpg


D5,五月七号。拉妥。


昨天一到拉妥,学校组织了欢迎仪式,大家献了哈达。琼纳和老师们带着我去参观学校这两年的发展和建设,确实条件改善太多了。琼纳、普布、丹增、洛次、鸭子、阿旺格桑都在学校,女老师走了两个,又加了三个新老师,其中一个是支教老师,湖南岳阳人,八月份支教到期。
晚上休息,住老师家客厅。他们尽了最大的努力提供帮助。石涛和吴画家仍然高反严重。外面的呕吐声持续在拉妥草原回荡……
我也没睡好,估计是到校之后,没有休息,直接去看学校,和老师们吹牛皮去了[捂脸]。一晚上头痛,不过这是正常的。
晚上的拉妥草原,大雪纷飞。起来一看,银装素裹。孩子们陆续到校,坐在外面台阶上早读,刘老师去套近乎,亲和力挺强。
希望石涛和吴画家的情况能在今天好转。
早安,世界。


D5(西藏公益行).jpg


D4,五月六号,梅里雪山至拉妥,大约400公里。


一早冒着雨雪从梅里出发,视线差,开不快。到了盐井,柱子哥的兄弟们来汇合,和我们分手,继续他的高危工作。我们继续赶往芒康。
不是旅游旺季,滇藏线川藏线都没什么人和车。拉妥到芒康的路面也铺了柏油路,比两年前好太多了。
下午五点多,到了拉妥。琼纳带着老师们、同学们欢迎,献哈达,太热情了。
4300米的海拔,不容易 ,石涛倒了,一路上吐,到了学校连饭也没吃,就地卧倒。吴画家还好,吐了,也没吃饭。刘冰同学表现最好,没吐没倒,晚饭居然吃了饭。
我呢,开车10个小时,也基本上没有战斗力了。勉强吃了点东西……想到还没有和关心的朋友们汇报一下,勉强爬起来找了几张图片,混乱排了,大家凑合看看。
晚安,西藏。


D4(西藏公益行)_副本.jpg


D3,5月5号,大理至梅里雪山,570公里。


从艳阳高照走到大雪纷飞,总算在天黑前翻越白马雪山,到达飞来寺,在梅里雪山对面住下。
柱子哥和我们一起前往芒康,在香格里拉又接到了来自山东的画家吴志刚,满满当当一车人一车货。
为啥这么赶?因为拉妥要放虫草假了,必须在放假前发完物资,搞好援助活动。预计明天天黑以前,赶到拉妥学校。
没有高速公路了,石涛歇息。那只能自己开了,皮卡满载,爬坡费劲,能到三档就算高速。路况还是不错,白马雪山都通隧道了。过了白马,雨雪交加。到了梅里,居然雨霁云开,梅里露出笑脸[嘿哈]——太难得了。
好冷好冷……2°


D3(西藏公益行).jpg


D2。5月4号,青年节。贵阳至大理,850公里。


没有和喻嘉、唐蓉道别,整理装备,匆匆上路。
石涛可以替把手,开车这件事,比往年轻松不少。海拔逐步到了2K,人没啥反应,车子有点费劲,可能物资有点重量。
k99班的王柱正好在大理搞地质勘探,得知老唐要来,早早安排好了食宿。也是多年没有见面,把盏言欢。
好日子到头了,估计明天没法洗澡了[捂脸],明天,梅里雪山见。
晚安,长沙。


D2(西藏公益行).jpg


D1,5月3号,长沙至贵阳,850公里。


一早,与家人作别,至星沙接刘冰和石涛,范江老师送来了给来古孩子的礼物,麦都步知公考和大头蚂蚁的小伙伴到高速送行。
除了路上停几次车整理后箱物资、篷布,一路顺风到了贵阳。k122班的喻嘉夫妇、爱心人士唐蓉和她的朋友们接待我们一行仨人。
推杯换盏,觥筹交错,面红耳赤,豪言壮语……


D1(西藏公益行).png

赞 (16)
  • 站5
  • 李SANA
  • 文小清
  • 静静静静静静
  • 儚夢
  • 福至心灵
  • 蓉
  • 风暴羚羊
  • 袁袁
  • 杜石双宝
  • 我想走路带点风
  • 拥拥
  • 步知亮师傅
  • 自信人生
  • 彬
  • 福满墙

全部{{count}}个回复

{{ typeChoose }}

其他6个回答

优质皮沙发,等你来抢~

您关注的人还没有进作答哦~

LV.3
社长北非的盐
一个爱唱歌、爱打球、有点小幽默的胖子

标签:

确定取消

联系客服
联系电话
400-000-5784
官方微信
回到顶部